小王的喜怒哀愁

九十年代初,小王大学毕业后,没有继续深造,放弃了稳定工作,只身前往时称策划之都的广州。那时还没有4A,进了后来是广州4A创始会员的一家知名广告公司。

小王有着中文及中医药家庭背景,但最后还是选择了广告行业。与千万名从业人员一样,入行只因为罗斯福的那句名言闪耀在心中:“Be the present or else a advertisingguy”(不当总统就当广告人)。

在后来的小王看来,罗斯福真是误导了一代人(也可能是几代人)——没见老罗真的去当了广告人——他做着总统,纵横四海,挥斥方遒,滋润的很。还嫌不够过瘾,贪婪收获广告人的成就感,肆意传播虚假广告,却无意分享广告人长夜不眠,冥思苦想,创意不是被奸就是被绞的苦痛纠结。

于是小王总想用另一个“不……就……”的句式来代替它:“不作死就不会死”,中国式英语翻作“No zuo no die”。据说这句话与著名的“Long time no see”(好久不见)和“Good good studydayday up”(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一道成功登入UrbanDictionary,已成为Chinlish式标准英文词组。

二十年后,当小王(应是老王了)受邀走上大学的讲台给同学讲这个行业的时候,依然会提到老罗的这句鼓舞人心的话,但不会展露曾经因为这句话而升腾出的苦涩。因为他面对一双双炽热的眼神的那一刻,总是感觉他们一定会比自己做的更好。

真正引导小王的是当时心中的圣经:《一个广告人的自白》和《奥美的观点》。这两本书教给小王如何作最好的广告和广告人。

岁月变迁。几年后,路边写真刻字和制作名片的也成了广告人,他意识到广告的神圣光环正在消退,广告人的含金量在下降。

他发现,企业的需求早就开始发生变化,而所在的公司竟然麻木已久,已无法全面解决客户面临的问题。要想活得滋润,除非专业细分到行业里非常精深的层面,否则你必须要先做好一只鸭子——江水中冷暖先知的鸭子——再做好解牛的庖丁:解码市场和企业,布局整体,策略贯穿,紧扣关键,落地收工。

其实是时代变了,带来的是价值需求的变化。

为了理念落地,小王离开广告行业,经历了几年品牌和市场营销管理工作后,成立了贸易公司。零零年代中期,小王在向老王进发的途中建立了品牌管理公司,以整合策略-设计-推广为服务方向重新出发。

小王将奥美、德鲁克、特劳特等方法论与自小就自觉参悟的中国哲学观和传统中医诊疗理论进行组合思考,发现西方关于企业的各体系理论模型和东方人天人合一的辨证之法间,有着隐然契合的联系。


    随着理论应用的和团队的整合成熟,小王收获着不惑之果,终于真正成了老王。四十多岁不能算老,况且自感内心活力十足。但老王十分快意地以此自称,因为这个老字,与年龄无关。